漫談網貸平臺可溯金融的“不予立案”的原由及影響

可溯金融不予立案,這個消息想必昨天很多投資人都看到了。

有人說是好事,老賴要黑倒平臺的計謀終于破產了。

也有人說是壞事,錢可能要不回來了。

怎么講?

反正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昨晚輾轉反側未眠。

1.0這個事情,對從業者來講肯定是好事。

前些日子,P2P很多中高管理層都人心惶惶,害怕平臺爆雷了就會受到牽連。現在看,只要工作的平臺是合規的,大概率是不會被“連坐”。

也有很多P2P老板說,自從做了這件事就再也沒有回頭路。現在看,只要合規經營,還是可以回頭的。

對于P2P行業的發展也肯定是好事。

老板們為什么覺得沒有回頭路?因為他們過去覺得,一旦不能兌付,就會去吃牢飯。這樣恐懼,會讓一個合規的平臺在出現大量逾期壞賬之后鋌而走險自融填坑,最終填著填著可能就成龐氏騙局了。

苗頭不好的平臺及時止損,才不會擴大受害者群體。

但對于現在踩雷的投友,這可不是一件多好的事。并且是壞事。

從業者好不好跟自己沒多少關系。又不做平臺。

行業好不好跟自己也沒多少關系。未來也不一定繼續投資。

而現在的關系,如果遇到一個相對合規的平臺崩盤。我們很有可能就失去了一個重要的武器——平臺的刑事責任(壓力)。

任何的平臺的爆雷,實際控制人和主要股東都將面臨三個責任(壓力):

道義責任(壓力)。

不管自融龐氏騙局,還是合規點對點。平臺出事了,正常人都會有道義上的壓力。

這個社會大部分人總體上還是向善的。

拋開人本能的“向善”,還有一個就是大公司、大品牌的名譽、股價等折損壓力。當然,這個壓力是可以一定程度“折價的”。很早時候就說過,一旦損失到了某個邊界就無效了。

想要別人承擔道義,就要把握節奏,好好說話,軟硬兼施。一開始撕破臉對立,后面就很難談。北京有個平臺爆雷,有投資人組織人把老板打了一頓,原本那個老板想處理一部分資產進行分批兌付。打了之后直接失蹤。

刑事責任(壓力)。

刑事即是責任(壓力)又是威懾。

威懾有時候比實際立案更有力量。

如果平臺實際負責人和主要股東害怕坐牢,就會拼命自救和兌付

運用刑事壓力,具體爭取不爭取立案,要根據案子的特點和區域來定奪。

一些案子立案有助于回款。

但在另一些案子中,我們也看到立案不一定是價值最大化的選擇。

我的觀察:

1、固定資產多,然立案之后直接抓人的地區,一旦立案是最傷的。因為這些固定資產如果不讓實際控制人出來處理,最終的流程都是“法拍”。一個是2年時間的貶值,一個是打折再打折法拍現狀。

2、如果真實債權多,立案之后經偵讓實際控制人出來做催收的話,對投資人也是比較有利的。刑事威懾,戴罪立功,但目前似乎也就深圳地區貌似人性化一點。

3、大部分地區立案之后主要是經偵在追討,但一個案子一般配不了幾個經偵。如果債務比較分散,一般能催回的比例都非常有限。

民事責任(壓力)。

現代公司是有限責任,一個平臺一旦出事,民事責任有,但基本很難兌現了。

平臺爆雷,如果沒有刑事責任,股東和管理團隊承擔的主要是出資范疇內的責任。如果公司最終破產清算,沒實繳的補齊實繳,該變賣的資產變賣。

中國企業破產法(試行)第37條規定的破產清償順序為:(1)破產企業所欠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2)破產企業所欠稅款;(3)破產債權。破產財產依清償順序逐一分配,前一順序債權全部清償之前,后面順序的債權不予分配。破產財產不足清償同一順序債權的,按照比例分配。

 

也就是說,拋開債權。公司其他財產變現的話,投資人也只是排在最后一位的受益人。平臺走到爆雷這一步,基本都是山窮水盡了,破產清算也剩不了多少錢。民事基本沒什么空間。

2.0在過去,P2P平臺爆雷,非法集資幾乎是一抓一個準。

可溯金融應該是經偵第一個對外通告不予立案的平臺。相類似的,2017年12月時也有一個叫藍金所的深圳爆雷平臺,立案之后是不予上訴。

 

從通報看,經偵核心盤查的主要兩點:

一個是是否建立資金池產生資金沉淀。

什么是資金池?

沒找到權威解釋。我個人的理解:

(1)先融資,再放貸。債權和資金無法一一匹配。

P2P正確的打開方式是先找到借款人,然后再找出借人(投資人)匹配,但這種原始狀態其實效率很低。后來,人人貸做了一個理財計劃,先讓投資人加入計劃候著等待借款人出現,然后再一一匹配。

(2)平臺融資和借款回款都在一個池子里。按照平臺日常的運營需要一一調撥。

(3)池子里的錢可能不僅僅應用于放貸,甚至還抽撥到了日常運營中去。

 

P2P借款總體屬于次貸,日常逾期率偏高,很多P2P從業者認為做P2P根本不可能不做資金池。這里的解決,根據市場上的一些反饋信息可以推理:

要么是平臺自由資金去做墊付周轉,要么找三方擔保機構墊付周轉。

要么把逾期資產進行展期,通過后面的投資人承接來解決流動性。過去,房貸、車貸平臺展期比較常見。

可以做資金池經營,資金池模式進行融資的都是指定的持牌金融機構,比如銀行、保險公司。

所以在經偵追查過程中發現是資金池模式,基本就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了。

當然,資金池的定義可大可小。著名互金律師肖颯認為:

在實際發案后,辦案機關是否有沖動對“資金池”進行廣義解釋,例如由于存管銀行、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系統原因,資金募集在平臺所開的“大賬戶”下的虛擬戶或者放款指令由出借人委托平臺代為發出,那么,是否會被理解為廣義的“資金池”,有待實踐考證。

另一個是大額資金非常規進入個人賬戶。

應該指的是挪用或者挪用后個人揮霍(會涉集資詐騙)。

但這一點我沒看明白……

邏輯上,沒有資金池是不可能大額資金非常規進入個人賬戶的。能集資詐騙,肯定前提是已經做了資金池,非吸。

可溯到情況其實蠻令人驚訝的。

4個月,只兌付了2.4%,然后又是按比例兌付。無法了解可溯金融的在合規的模式下是怎么跑出來的。

是因為主要借款都是到期支付本息,然后逾期的資產的利息平臺用自有資金墊付了?

一般來講,涉眾的非法集資案子,司法腐敗幾乎沒有空間。官員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總體來講,可溯金融的定性,對于我們投資人來講并非是好事。

平臺沒有刑事責任,就是信息中介。那么最終就變成立投資人(出借人)和借款人的民間借貸糾紛。

也就是說,一旦遇到不予立案的平臺,維權路將會變得更加坎坷泥濘,投資人、借款人和平臺的關系也將會變得更加微妙。不立案后,金融辦、經偵會督促平臺努力催收,但這里的督促其實更多也只是道義上的責任。

經偵調查后不立案好處是不立案情況平臺資產可以肯定是真實的。債權一一對應,能催回來就能止損。

互金狗提示:網貸內幕www.vfauez.tw深 投資需謹慎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搜索香港六合彩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