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備案為何屢屢延期? P2P平臺:現在招個想要的人都難

中國網貸行業又一次迎來一個關鍵節點,六月僅剩十天,馬上就要跨入備案試點方案所劃定的那個模糊的時限——試點正式啟動時間不應晚于2019年6月末。

自4月3日備案試點方案流出以來,盡管行業內種種動作明顯是對該方案的實質性貫徹執行,但官方至今仍未發布正式版本;而且,方案得以順利執行的關鍵環節,即試點地區應于4月末前制定具體實施方案并報全國整治辦審核,也一直沒有任何相關消息傳出。因此,隨著時間日益臨近,關于備案試點是否延期的猜測越來越多。

備案是否會再次延期?延期背后可能隱藏著哪些不為人知的顧慮?政策遲遲不能落地給網貸平臺帶來了哪些困難,平臺又將如何應對?

2016年8月以來備案已多次延期

2016年8月出臺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規定,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實行備案管理,這表明P2P平臺只有獲得監管部門備案登記,才能成為真正的合法機構。同時,暫行辦法給予不合規P2P平臺12個月的整改期,這意味著備案工作最晚將于2017年8月開始。

2016年10月,原銀監會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備案登記管理指引》,又將P2P平臺備案時點設定在P2P風險專項整治之后,要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應當依據專項整治中分類處置的結果,對合規類機構的備案申請直接予以受理,整改類機構則須在完成整改并經有關部門認定后才能受理其備案申請。而這場于2016年4月開始的專項整治,原計劃是開展一年的時間,據此,備案啟動時間要比暫行辦法規定的時點提前,2017年4月即有可能開始。

然而,2017年6月,由于整改難度高、工作量大,包括P2P整治在內的互金整治工作延期一年,P2P平臺備案啟動時間也隨之延后一年。半年之后,2017年12月發布的《關于做好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57號文),再次確認了2018年6月這個時間節點,要求各地在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轄內主要網貸機構的備案登記、6月底全部完成。

而在此前,從2017年2月份開始,廈門、廣東、上海、深圳、北京、福建等多地已相繼出臺備案細則征求意見稿,而廈門更是在2017年11月即對轄內5家擬備案P2P平臺進行公示,加上全國整治辦的57號文,全國范圍內的備案啟動仿佛已經呼之欲出。

然而,2018年4月,部分地方金融局、金融辦開始接到監管部門口頭通知,要求暫停發布P2P平臺備案登記細則。6月,監管在公開發言中明確表示,行業累積的存量風險巨大,備案工作年內難以完成,正式宣告備案再次延期。

8月,在雷潮已經爆發兩個月之后,全國整治辦下發《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同時下發合規檢查108條問題清單,規定整個檢查包括機構自查、自律檢查、行政核查,完成時點為2018年12月底,由此,驗收備案工作重新啟動。

2019年4月,在合規檢查已延期4個月之時,《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方案》從非官方途徑流出,方案提出選擇部分地區作為備案試點,試點地區須在2019年4月末前制定具體實施方案并報送全國整治辦審核,而試點備案正式啟動時間不應晚于2019年6月末。

延期背后的種種顧慮
各地監管態度迥異

現在已經越來越接近最后時限,但仍然沒有任何啟動備案的跡象和消息,關于是否會再次延期,以及延期背后究竟有哪些顧慮,種種推測眾說紛紜。

有行業觀察人士認為,全國范圍內統一標準的“三查”已經進行將近一年之后,監管層對于推進備案工作仍然存在疑慮,這很可能意味著,監管對于整個行業的風險并沒有徹底摸清,這就是為什么監管放棄全面備案而提出試點備案,但仍然沒有進一步推進的重要原因。

不過,一位業內人士對上述觀點并不認同,“應該說監管對于整個行業的情況已經摸清了,175號文提出的分類處置辦法,分類精準一針見血,從這一點就能看出,政策制定者對于行業現狀很了解,正是因為太了解,深知整個行業幾乎每個平臺都仍然存在著或多或少的不合規之處,所以認為整改其實仍然還不到位,這可能才是監管目前最大的顧慮,在行業整體整改不到位的情況下,貿然讓一些平臺獲得備案,很可能會招致同行的不滿,也可能會有媒體借此扒出這些平臺的不合規之處,以此來質疑試點備案的公正性。”

網貸之家從多位接近監管人士獲悉,各地監管部門對于推進備案的態度其實存在較大差別。與各大網貸重鎮監管部門的態度不同,一些非核心區域的監管部門還是非常積極的,除了早在2017年11月就公示過擬備案名單的廈門之外,像海南、廣西等省份,其實已經上報了合規平臺名單,但具體什么時候啟動備案,其實現在各地普遍都有一種觀望心理,都在等待中央監管部門的統一指導意見,來確定自己轄區的標準。

“以備促退”增加政策不確定性
平臺亦是有苦難言

至于北京會在何時啟動備案工作,北京平臺積木盒子CEO謝群向網貸之家表示,“我們的理解是,由于北京地區原先就定于6月底前完成核查,而核查完成后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梳理和分析被查平臺情況,以及安排其他平臺的有序出清,所以不太可能在6月底立刻開始啟動試點備案。如果是延后備案,大概率是在統一部署行業分類處理、保持群體穩定方面,監管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制定穩妥方案。”

多家北京地區頭部平臺均向網貸之家表示,目前平臺已經完成行政核查,并已按照要求接入中國互金協會信披平臺,以及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的網貸機構實時數據接入平臺。

但有平臺人士透露,在行政核查中,曾被告知本輪行政核查是根據過往的要求,而并不是根據之前傳出的備案試點方案進行的;至于完成行政核查后的下一步安排,目前仍在等待通知。

有觀察人士認為,由非官方渠道釋放備案試點方案,意圖很可能是“以備促退”,通過制定較高的備案標準,讓合規性較差、實力不足以及信念不堅定的平臺知難而退,從而更好地實現行業平穩出清。

近來各地監管的種種動作,某種程度上似乎也印證了上述推測。4月29日,四川省發布38家擬退出P2P網貸業務機構名單;5月6日,深圳發布首批71家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P2P機構名單;6月14日,云南發布第三批被清退P2P機構名單,加上4月以來公布的前兩批,已有60家平臺被公示。

此外,各地也在積極籌建平臺退出所需的基礎設施,6月11日,深圳互金協會宣布正式推出深圳版P2P網貸機構良性退出投票系統,而6月6日,北京互金協會發布公告稱,北京版出借人投票系統也有望近期上線。

但在清退工作加緊推進的同時,備案工作卻不見任何進展,這難免讓整個行業的合規化進程再次陷入不確定。有平臺人士表示,“合規化進程中多次出現的政策不確定,已經給平臺帶來了諸多不利影響,不僅動搖了投資人信心,加劇了投資人持幣觀望的心態,而且三降要求使得平臺諸如廣告營銷等正常業務拓展受到較大限制,平臺營業收入減少,財務風險增加,而且合規性的不明朗,導致行業污名化嚴重,也讓招聘工作很難進行,現在招個想要的人都難。”

基于備案的復雜與行業的多變,也有不少平臺對此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上海平臺你我貸向網貸之家表示,“備案工作延期給平臺日常經營帶來的影響已經趨于常態化,對于網貸平臺而言,在嚴守合規紅線的同時,保障平臺的商業可持續性,是未來生存發展的關鍵。”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網貸之家)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搜索香港六合彩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