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跨國泡妞疑被“仙人跳”,但科陸電子也不只有這一個麻煩

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科陸電子董事長跨國重婚案一事,終于等到了公司的正面回應。6月20日,科陸電子公告內容顯示,董事長告知公司,相關事項是對方團伙設計的騙局,已報案。科陸電子稱該案件純屬饒陸華個人事項,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不過,科陸電子自披露2018年巨虧12個億之后,各項問題陸續爆發。近日,公司又宣布將10億元的募投項目資金永久補充流動資金,更是將公司缺錢的現狀公布于眾。公司財務狀況如履薄冰。

資料顯示,深圳市科陸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科陸電子,證券代碼:002121.SZ)是一家以能源的發、輸、配、用、儲產品業務為核心的綜合能源服務商,報告期內主要從事智能電網、新能源及綜合能源服務三大業務。其中,智能電網板塊業務屬于科陸電子的核心基礎,新能源業務則是公司目前大力拓展的業務,主要包括儲能業務及充電樁業務。

董事長疑被“仙人跳”,83股之差失守第一大股東地位

6月14日,一則有關科陸電子董事長饒陸華涉嫌卷入跨國重婚案的消息在網上流傳。據相關媒體報道,一份來自加拿大的法院材料顯示:饒陸華與李佩佩共同出資投資了一家公司,后來兩人關系惡化,鬧起了離婚。在矛盾爆發后,饒陸華狀告李佩佩商業欺騙,李佩佩則反告饒陸華重婚罪,指其隱瞞在國內的婚姻,要求男方支付贍養費并且分割其部分財產。

該消息一出便引起市場廣泛關注。6月20日,科陸電子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對公司董事長饒陸華涉嫌卷入跨國重婚案一事做出了回應。

公告稱,科陸電子經向公司董事長饒陸華了解,饒陸華告知公司,其與李佩佩相關事項是李佩佩團伙設計的騙局。饒陸華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機關報案,其被騙取的相關資產已被加拿大法院凍結,后續其本人將積極采取法律手段追回。從加拿大法院的相關文件了解到,李佩佩在與饒陸華認識期間,另以戀愛為由騙取加拿大黃冬冬先生錢財,黃冬冬已就李佩佩騙取財產事項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訴訟。

此外,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對饒陸華及李佩佩相關案件作出判令,二人婚姻因自始無效而不發生法律效力。

談及該事件對公司影響時,科陸電子公告顯示,該案件事項純屬公司董事長饒陸華個人事項,與公司沒有任何直接關系,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經向饒陸華求證,本次訴訟不會引致公司董事長饒陸華持股變動,從而影響公司控制權穩定。

但事實上,饒陸華已經失守科陸電子第一大股東的地位。

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科陸電子第一大股東饒陸華和第二大股東深圳市遠致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致投資)分別持有公司3.42億股和3.40億股股份,分別占公司總股本的24.26%和24.19%。

在第一大股東和第二大股東持股數量逼近的情況下,饒陸華持有的科陸電子3.38億股股份還處于質押狀態,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總數的99.09%,占科陸電子股份總數的24.04%。

6月20日,科陸電子公告披露,遠致投資于2019年6月19日通過深交所集中競價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101.29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0.07%,增持均價4.93元/股。本次增持完成后,遠致投資持有公司341,685,291股,約占科陸電子總股本的24.26%。

本次權益變動后,雖然饒陸華和遠致投資持有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都是24.26%,但遠致投資以83股領先饒陸華,成為了科陸電子的第一大股東。

募投項目流產,10億募資被永久補充流動資金

除了股權地位變動外,科陸電子目前的發展狀況也十分讓人擔憂。

6月13日,科陸電子公告披露,公司第七屆董事會第六次(臨時)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終止部分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并將剩余募集資金永久補充流動資金的議案》,同意公司終止“智慧能源儲能、微網、主動配電網產業化項目”、“新能源汽車及充電網絡建設與運營項目”、“智慧能源系統平臺項目”三個募投項目,并將上述項目的剩余募集資金共計10.73億元(含利息收入,具體金額以實際結轉時項目專戶資金余額為準)永久補充流動資金,用于與公司主營業務相關的生產經營活動。

據了解,科陸電子對上述項目的籌備最早開始于2015年,并于該年5月首次發出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后因國內證券市場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于2017年1月才獲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核準批文,并于2017年3月完成發行。

從公告披露信息看,上述三個募投項目中,截至2019年5月31日,進度分別達到64.69%、28.91%和8.01%。

對于終止募投項目的原因,科陸電子表示,籌劃前述募投項目至募集資金到位的時間跨度已較長,所處市場環境和市場機遇已發生了一定變化,完全按照2015年募投項目設計的方案進行投入已不能保證募集資金實現效益最大化。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自2018年以來,科陸電子經營資金受銀行抽貸等因素影響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緊張,公司表示雖然已基本完成新能源板塊的業務布局,但流動性緊缺導致其在新能源市場特別是儲能市場爆發的當下,經營性現金流無法支撐相關業務的正常運營。

科陸電子稱,本次終止部分募投項目是公司根據實際情況作出的優化調整,不會對正常生產經營產生不利影響。該議案尚須提交公司股東大會審議。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科陸電子稱對公司正常生產經營不會產生不利影響,但從公司目前的業績情況來看,科陸電子終止募集資金投資項目與公司負債和資金狀況有著一定的關聯。

業績斷崖式下滑,債券評級展望被調整為負面

2018年科陸電子的業績出現大幅下滑。2018年財務報告(更新后)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取得營業收入37.91億元,同比下降13.36%。科陸電子稱營收下滑主要是受流動性影響,公司供應鏈整體受到一定限制,部分產品交付延緩,業務拓展受阻,智能電網及儲能業務規模有所下降。此外,智慧城市業務因公司策略、管理團隊變動等因素業績也出現大幅下滑。

而受智能電網產品結構調整以及招標價格下降、智慧城市業務開展困難等因素影響,2018年科陸電子綜合毛利率同比下降3.45個百分點至26.44%。但研發支出、財務費用和資產減值損失大幅增加,對利潤產生較大侵蝕,2018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12.41億元,虧損規模較上年大幅增加919.96%。此外,2018年公司投資收益大幅下降,利潤總額由去年盈利4.61億元轉為虧損12.76億元。

數據顯示,2018年末,科陸電子應收款項為36.04億元,占公司總資產的26.87%。此外,在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和商譽等也計提了減值準備,2018年、2019年一季度,公司資產減值損失分別達到8.58億元和1.07億元。對業績也有一定的影響。

2018年末,科陸電子資產負債率更是高達72.76%,有息債務為56.4億元,并以短期有息債務為主。此外,截至2019年3月末,科陸電子對外擔保額度為14.09億元,實際擔保金額為8.42億元,占期末凈資產的23.04%,這些擔保均未設置反擔保措施,并且部分被擔保企業經營狀況不佳,存在較大或有負債風險。

由于上述種種情況,2019年6月13日,科陸電子發布2017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2019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中證鵬元對科陸電子的跟蹤評級顯示,信用等級維持AA等級,發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維持AA等級,但評級展望被調整為負面,還將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和本期債券信用等級移出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目前來看,業績遭遇斷崖式下滑,股權變動加劇,科陸電子當前的處境可謂如履薄冰,所謂一著不慎就可能滿盤皆輸。當下,如何想辦法恢復公司的盈利能力,改善公司經營狀況也顯得比較迫切。對此,我們還將進一步關注。

看都看完了,還不點這里試試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金色光)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搜索香港六合彩官方网